胡渐彪:荒漠中的华教 — 我是演说家

胡渐彪:荒漠中的华教 — 我是演说家

胡渐彪:荒漠中的华教 — 我是演说家

Nov 17

以下文字来自: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bbe24dbe0102vbh3.html

 

   演说家是一个语言类的节目,我们今天就来说说语言,有人说语言的最大功能就是作为一种沟通工具,那照这个道理讲,华语应该逐渐被淘汰掉才对,因为这个华语是全世界已经出了名最难学难懂难记的一种语言。

    但为什么这么多华人会主张,我们要努力把华语给学好,其实更重要的原因,华语它本身是中华民族的一个文化图腾,它是我们开启中华文化典藏的钥匙。

    说说我的国家马来西亚,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马来西亚华人人口只占整个国家百分之二十几,坦白说如果真的就只是为了沟通的话,我就算完全不会华语, 其实在马来西亚生存和沟通,完全没问题。那马来西亚华人为什么一代又一代,那么坚持去说华语呢?文化身份认同问题,我是马来西亚人,我热爱我的国家马来西 亚,那是我的国籍认同,但是同时间我是华人,我热爱中华文化,那是我的文化身份认同,也就是这样,我们一代代坚持下来。 

    华教

    但是在马来西亚,要有机会学华语,来到我这一代还有人会讲华语,其实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,因为在这个国家,它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,也是个很年轻 的国家,这个国家曾经有这么一种政治见解,他认为你马来西亚华人,你越热爱华语,你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,你就是沙文主义者,你越誓死要捍卫自己的华文学 校,你就是不愿意融入这个国家。马来西亚华人就是在这样一种政治误解当中,一代又一代捍卫自己教授母语的权利。

    你可能不知道,只为了捍卫我们学母语的权利,我们曾经需要和殖民地政府抗争,曾经有人因此被逮捕囚禁,还曾经有人因此被耻夺了公民权。

    你可能不知道,曾经在马来西亚这片国土上,只为了要学习华语要建华校,在那个贫困的年代每一所华校,都要靠整个华社每一个人动员出钱出力,把它拼凑起来的。

   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曾经有一所华文大学,这所华文大学的建立,是整个华社动员。到什么程度,最底层的劳力工作者三轮车夫,还集体约定用他们某一天人力拉车换回来的血汗钱,全数捐献出来,只为了这所华文大学。

    今天马来西亚,我们有自己的汉语规范中心,我们还有马来西亚文学体系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用几代人的心血,不断去浇灌,不断去拼凑,不断抗争次才换回来的,整个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体系,在马来西亚我们把它简称为华教。

    你可能没有办法体会,这么轻飘飘的两个字,它在我们心中有多强烈的自豪感,它给我们有多沧桑的回忆,有多神圣的光芒,你可能没有办法体会,我的这 种自豪感和沧桑感。因为各位,这里是中国啊,说华语这件事情,在这里叫做讲普通话,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情,可是你知不知道,我这个马来西亚华人第一次 来到中国的时候,那是再1999年,当我发觉身边周遭的人都在用华语沟通的时候,我的心里边是有一种兴奋夹杂着感动的。

    你可能没有办法了解我的感动,因为说华语这件事情,在这片中国大地上,你就好像是在花圃中看到花卉一样,一切来的是那么想当然。可是在马来西亚, 我们就好像在沙漠中的一小片绿洲,我们能够做的,就只能是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用我们的心血去浇灌,去扶持那么一朵小小的,竟然到今天还存活着的,叫做华教的 奇葩!

    我来到演说家的最主要目的,我是想借助这个平台,和各位和我同宗同种同族的中国人,分享马来西亚华教这个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体系,同时间希望在我 讲完之后,能够获取大家的一点点掌声,不是给我,是给马来西亚我们那几代人,那些为华教,一直奉献一直牺牲的一代又一代华教斗士们!

    我谢谢你们,因为有你们,我会说华语,我读得懂中文。

    本文由指尖上工作人员根据北京卫视《我是演说家》演讲录音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:指尖上录音整理